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769-5038949
邮箱:service@bdxinhai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新“三角债”阴影笼罩实体经济

编辑:东莞悍跃机电设备有限公司   字号:
摘要:新“三角债”阴影笼罩实体经济
近八成企业遭遇拖欠货款,建筑、钢铁及纺织三大行业成重灾区

在钢铁业下游需求不旺盛、银行对钢材贸易商信贷收紧的双重作用下,钢贸商们遭遇拖欠货款的问题终于显现。

王江宁是浙江一家建筑钢材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,主要负责销售业务。“今年年初,曾有一家下游建筑公司购买了近3000吨钢材。然而,尽管合同已经到期,对方仍有一多半的货款没有给我。”王江宁告诉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。

作为中间商,处于天然的弱势地位。王江宁害怕失去这样的大客户,只能忍气吞声,前前后后陪着笑脸要了10多次账,毫无效果。

王江宁告诉记者,现在下游采购商经常拖欠钢贸商的货款,自己并不是个案。

江苏省工商联钢贸商会会长徐建农表示,今年,更是出现了终端用户无休止拖欠货款的现象:某些企业,某些终端用户,信誉度不高,但又为了迅速扩张,在大量欠银行款的同时,还无休止地拖欠钢贸商的货款,使得贸易商的包袱越拖越重。

科法斯中国企业信用风险管理问卷调查显示,随着更多的中国企业采取信用交易,其带来的后果是中国企业遭遇到更多本地买家拖欠货款。其比例从2010年的67.4%,上升到了2011年的79%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2008年,有超过90%的公司曾遭遇买方逾期付款。建筑、钢铁及纺织这三大行业,其拖欠货款的情况常常超过60天。

六大拖欠理由害苦企业

张先生是一家纺织企业专门的要账人员。“以前有国外企业经常拖欠货款,现在国内企业拖欠货款的情况开始变得严重。”张先生说。

张先生所在公司今年上半年已经被拖欠了近600万元的货款。这严重影响了公司采购原材料的能力。“没有足够的原材料款,上游供货商对公司供货开始变得小心翼翼。”张先生说。

“原来采购棉花等原材料,订金最多也就支付20%,现在看到我们企业现金流不充裕,原材料供应商要让我们付全部材料款的90%,熟一点的供应商,我们也得支付全部款项的80%左右。”张先生说。

张先生告诉记者,当去追要欠款时,第一种拖欠的理由就是:公司真的没有资金。

“其实这样的客户,绝对是有钱的,只是没有安排支付我们公司款项而已。这种公司通常每月都会有付款计划,只不过是把资金付给别的企业了。”

第二种理由就是财务要对账。“其实就是故意找借口拖欠,我有一次追讨一笔50万元的欠款,对方公司说原来的采购人员已经不在了,必须得重新对账才行,就这样一直拖了将近一年。”张先生说。

对于第三种理由,河北一家中型钢厂中层告诉记者,近期开始有下游用户以质量有问题为借口,拖欠货款。

“我在钢厂工作快6年了,这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。而且我们提出如何改进,对方又说不出正确的理由。这一批钢材卖出去,一分钱都没赚到。”上述钢厂中层说。

此外,还有一些理由令企业无法顺利拿到欠款。就像踢皮球,催款人员在对方采购、财务、销售中被踢来踢去;还有从银行方面着手,故意开错支票等方法;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拿货以高价抵债,令企业收不回资金。

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司长常晓村近日表示,目前,商务活动中存在大量信用缺失问题,如恶意拖欠贷款、货款,随意毁约,制假售假,虚假促销,商业欺诈,侵犯知识产权等,严重影响了经济健康发展。

客户“赖账”多半因缺钱

王江宁告诉记者,自己的客户大多数为房地产施工企业,房地产业持续低迷,新建楼房较少,施工企业现金流也不充裕,反映到钢材销售层面,就是卖不动钢材、下游企业经常拖欠货款。

“对于拖欠,我们真是没有办法,还得靠着他们吃饭呢。”王江宁说。

据了解,在钢材贸易这个有着20多万家企业的行业,长期存在着“散、小、乱”的局面,导致其在上下游产业面前均处于弱势地位。

无独有偶,在机械领域,也同样存在着这样的问题。

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蔡惟慈说,机械行业面临严重拖欠货款等行为。整个行业不景气,今年以来,机械行业工业增加值增幅降至工业各行业中倒数第3位,这在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据《中国企业经营者成长与发展专题调查报告》的调查数据显示,我国企业信用方面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为:拖欠货款、贷款、税款,违约,制售假冒伪劣产品以及其他问题等。其中,拖欠货款、贷款、税款问题在国内企业经营者看来最为严重,占比高达76.2%。

科法斯中国企业信用风险管理问卷调查显示,财务困难仍是客户延迟付款的主要原因。63%的受访企业表示导致财务困难的原因主要为现金流不足、竞争激烈及缺乏融资渠道。

山东济宁一家建筑材料公司副总经理李涛告诉记者,公司拖欠着3家企业共计200多万元的货款。“不是不想还,是实在没钱还了。房地产不景气,建筑材料卖不动,公司原来一个月的营收能有40万元,现在不足5万元。”李涛说。

“但也有别人欠我们的,有两家房地产施工企业欠我们100万元货款,这才导致我们周转不开的。”李涛告诉记者。

即便是在大中型钢铁企业中,去年全国70余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应收账款达到500多亿元,应付账款超过3000亿元。

“其实机械行业面临的欠款收不上来的问题挺严重的,下游企业确实没钱。”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。

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最新数据显示,截止到今年第一季度,下游需求不足已经导致企业欠货款严重。据该协会统计,目前统计的企业应收账款已高达2.3万亿元,同比上升17.88%。

警惕新“三角债”来袭

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最近表示:“最近我们到四川、湖北等地调研,许多企业反映应收账款增长较快,一些企业之间出现了三角债苗头。如果任其发展下去,有可能演变为新一轮企业三角债。”

李涛最近看到了不少企业负责人因其债务问题跑路的新闻。他发现,不少企业都是传统行业中的企业,最起码也是房地产企业。

而科法斯报告中提及的拖欠货款最严重的三大行业建筑、钢铁及纺织也均为实体经济中的行业。

王江宁也告诉记者,近期钢厂回款压力比较大,有些钢厂甚至连采购都大幅度降低,因为钢厂的应收和应付账款太多,算是“三角债”中心了。

据了解,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初,中国曾经发生过严重的三角债问题,当时企业“应收未收账款”规模几乎超过同期银行信贷总额的1/3。据不完全统计,到1992年年底,国家共注入500多亿元资金,采取多种手段才最终解决了三角债问题。

尹中卿曾公开表示,久违的三角债阴影首先笼罩了实体经济中小企业。在最容易形成三角债的产业链上,大企业在原料、辅料供应中处于上游,如果大企业资金紧张,依附在它周围的中小企业则没有了源头活水,相互之间就开始欠账,原本处于弱势的中小企业,就成为“三角债务链”资金压力的主要承担者。

尹中卿称,三角债问题反映了国内市场经营环境在恶化,企业的经营能力在变差。新一轮三角债问题虽然还不像20年前那样严重,但已经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、影响金融系统安全不可忽视的风险因素。
上一条:机械制造升级需打破掣肘 并购非良剂 下一条:解读市场 挖掘机价格战在所难免?